颢幺

很懒很弧

年华匆匆,谁说不是呢,他躺在破破烂烂的躺椅上,缩了水的背心裹着他。

“爸,别着凉。”

他未做回应,也没怎么听清楚,只听得一声爸,四十年来一般分明着落地了,春是好季节,他不该裹得像个臭老头子,忽地来了劲,腿脚有力地站起来,擦着墙下了台阶,去了院子,有野花开了,星星点点地摇。

他的女儿絮絮叨叨的喊着,粗声粗气的,嗡嗡响着。

猛地就有风起来,愈刮愈冷,花摇得越来越凶猛,点点白连成了雪山,野风呼啸穿过那俄罗斯的白雪覆盖的平原,引擎轰鸣,破天而出。

他不觉得冷,他视线变成了熟悉的高,肌肉鼓胀起来,热血沸腾,飘过他的雪都开始避让。

他也不怎么难过,人都是要老的,海枯石烂,天荒地老,生生死死,万物逃不过这个圈儿,幸好他不至腐朽,仍有未改的胸怀。

黑色的捷豹嚣张跋扈地从天际横出来,Hobbs开始大笑,双手做了喇叭状咆哮着:

“你个狗娘养的!二十年帮我打个先锋愉快吗?”

毫无犹豫,果敢决断,他大步流星向他走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