Horn

很懒很弧

平行世界

年轻人拨弄吉他,低垂着头,略略张着嘴,太阳落到了洛杉矶的地平线上,他的边框被照得有些模糊,影子拓在磨平了的褪色的钢弦上,他拨了几个音,指尖跳跃了几下,在未消散去的余音里他这样突然地抬起头来,咧开嘴笑了,背着光,眼睛里闪闪烁烁的。

这时候便是这样安静,红日温柔地笼罩着这繁华都市。

他说,或许在另一个世界,他也在加州,就在加州,在这儿,会在落日大道上驰骋,下午三四点,电台里正播着他的歌。









睡觉前想到的,平行世界里两个满怀着音乐梦想的年轻人,站上舞台是最大的憧憬,想着另一个世界的他们是那样耀眼,而的确如此。

评论(1)

热度(5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