Horn

🌟哪里有北极圈,哪里有我🌟

蓝色星球

Thor从冰箱里拿了一块冻了些年头的硬面包,一杯Rocket在商场打折时买的酸奶,他从前不爱喝酸奶,但是他现在突然渴了。

他是凌晨的时候起来的,在米兰号拥挤的腹舱里站了一会儿,又从一些反射着机械蓝色的铁架子旁边走过去,摸了摸矮座的冰箱,他感到有些无聊。这时候还很早,Rocket还窝在他的房间里睡着,他听到米兰号低沉的喘息,回荡在略显局促的机舱里,除此之外,也会有小机关卡住的声音,秒针每转十二圈,它响一次。

他们在广袤无际的太空里漫步,比起漫步,更像是一种无边界的行走。Thor拉开椅子,坐下,吃完了那些少得可怜的垫饥点心,再站起来,从顶柜上抽出纸巾来抹了嘴,塞进那扫荡一空的酸奶盒里,再随意地丢弃了它。

但他被吓了一跳,被酸奶盒落到垃圾桶里的声音吓了一跳。他才发现这真的太安静了,于是他翻出来了脑海里的画面来安慰,他想起一些阿斯加德的鸟鸣,而后是一些地球上天将暮时的阳光,一些雨后的空气,一点人群的喧闹和拐角一家烤肉店的滋滋声音。

这段思考花费了一些时间,米兰号转到了一颗庞大星球的边缘。

Thor站在窗前,他看到这颗星球是这样的巨大、瑰丽、但它不发光,它在幽深的峡谷一般的宇宙里静默。米兰号飞行地不快,它缓缓地浮过这个孤独的灵魂,这个巨人的背后是一颗发光的恒星,于是天际渐渐从星球的边缘露出来,而后是金色,一点白色,明亮的光彩照耀到了米兰号的身上,或许在千千万万年以后,把它的影子投射到了更远的、背后的某个生命发迹的角落里,再被老者记录下来这一刹那飞过的千千万万年前的影子,告诉他的孩子,描述着一个宇宙里曾经存在的影子的主人。

Thor极长,却极轻地呼出一口气,他怕打扰了这一片有序的、在光明来临时的宁静,宇宙刚刚醒来,像是一次新的诞生,它安静,宽容,懵懂,没有一句清晨的问候,只是又一次把星星的升起托上这一刻永恒的舞台。

米兰号的灯亮了,是Rocket设计的自动控制系统,告诉舱里沉睡的两个人:地球的7点到了。于是舱外的蓝色和暖黄色在空气里悄悄地融合,暖气从舱顶铺盖下来,面包机的黄灯亮了,而后是魔发精灵的橙色底座,咖啡机的红色指示灯亮起来,两杯热腾腾的中庭拿铁。七点,它隔断了蓝灰色的,初醒来的宇宙的孤独。

Thor长久地站着,直到自动播放的歌曲响起来,他记得Rocket说:“老天,这寂静是要逼疯我!”而后每个七点四十五都会有几个小时的歌声惊喜。他极近地贴着舱玻璃,望向极远的那颗发光的星星,他感到有些冷,所以他拿起了两杯咖啡中的一杯来暖手,转头看着那颗星星靠近、掠过、渐渐远去,米兰号又行驶在四周空旷的世界里了,其实宇宙的星星点点都是亮光,但Thor感到内心确实的不知所措。

Rocket今天起得晚了,Thor站在狭促的机舱里,捧着咖啡,听到自动驾驶的播报声,然后是一段呲啦的干扰,不久就归于平静,歌曲一直在放。他看到远去的星球的光仍不舍地拖在窗框的尽头,照亮了一截盆栽,几包零食,一盘散乱的跳棋,和船舱玻璃上的油渍——他突然地想起来,这是他一个人的早晨。

Thor从来没有想过,原来悲伤会这么无理由的袭击他,硝烟的战场这样突然地在宁静的黄色灯光里找到了他,他极紧极紧地咬着牙齿,他一千五百年的日子里很少很少哭泣,而这时眼眶的酸涩实在难以兜揽,他终于掉了泪,而后大口大口地呼吸,他不知道该说什么,他的唇颤抖得太厉害,他快溺水了,而他仍然不敢打破这个安静的、脆弱的七点四十五分。

Thor以为五年的时间,心情也平淡下来了。但当他一个人看到温柔的光芒从天际绽放时,他才意识到他永远地失去了什么,于是泣不成声。

歌还在放,而宇宙仍是长久的沉默着,蓝色环抱了整个世界。








(一把小刀,不成敬意。有后续,真的有快乐后续,能甜回来!相信我是HE甜齁写手,要求就这么点了!!)

评论(14)

热度(72)